• 刘邦立谁为太子:两相厮守的温暖就像阳光下瓦上的薄雪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9-30 08:57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一瓣是年华虚度的痛楚。

    一瓣是理想折翼的喟叹。

    心底的一朵花开在下阕,山路的终点。迂回宛转,终至遇见,才发现,瓣瓣都是情伤。

    和大多数有才华的文人一样,少游也曾年少轻狂,心有大志。他并非只会吟风诵月的羸弱书生。兵书是他一生的钟爱,多少次梦中驰骋沙场,多少次文中抒男儿豪情。怎奈两次参加科举皆失龙头望, 潘凤又被华雄斩了:,本想苏东坡带他进入仕途可以大展抱负,又逢朝廷党争,无辜牵连,被一贬再贬。

    远离,是不得不的无奈。天涯万里,伊人何处。书窗前风摇翠竹,是你关切的探问吗;庭院里落叶萧萧,是你走近的脚步吗;还有熏炉的轻烟袅袅,是你喃喃的低语吗;檐前的风铃声声,是你在唱骊歌,还是一双纤纤素手,将琴弦慢挑?独上高楼,身影茕茕,步履沉沉,只因思念深深。少游知道,蓦然回首时,再难看到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了。他垂下眼帘,想遮住心头的疼痛。

    高城望断,灯火已寂灭。我发现才高堪比天的少游,写下无数绝代的词章,而他人生的这一阕,只是空留啼痕。悲莫悲兮,才子的一生,如此荒凉。

    直到公元1100年,宋徽宗即位,得以复官的少游已年过半百,行至滕州, 新年的诗:,忽然觉得口渴难忍,待一杯水端至眼前,这个一生都在等待,寻找,贬谪,放浪,叹息的才子,含笑离开了人世。

    一瓣是娄婉的难舍。

    泪眼里,望过去,望不到船影,只有一江忧伤向东流。

    离别终是来临。雾迷津渡的清晨,心内漫涌的是无边的惆怅。虽是初春,秋已写上女子心头。恋恋的眼眸多想停了即将起航的帆,歇了船夫手中的桨;多想让江水回流,风儿逆向。不想从此高楼独凭栏,不想从此寂寞闭疏窗。不想镜里朱颜匆匆老,不想梦里夜夜数更樵。无奈人渐远,影渐渺,声渐悄。颗颗清泪, 高中语文文言文练习:,只在锦缎的宽袖间,徒然地写着留,留,留。

    一瓣是少游的思念。

    举目冠盖满京华,只是斯人独憔悴。沦落天涯大半生,跨马上疆场的梦远了,庙堂之上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心淡了,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连襟袖上也没了啼痕,半生的炽热情肠, 漂泊的心:,冷了。

    山抹微云秦学士。

    元丰初年在蔡州,秦观遇见了清丽内秀的娄婉。四年的光阴如窗外的风,倏忽而过。缱绻缠绵,两相厮守的温暖就像阳光下瓦上的薄雪,那样短暂,难以久长。

    然而我觉得上阕再美,都是铺垫,是点缀,是前奏,是帷幕拉开前的等待,是等待花开的绿叶。

    他本可以一袭青衫磊落心,细雨中,仗剑骑驴天涯行,做个快乐逍遥的清淡词人。时光的年轮里写满自由和才情,这才是适合他的人生。然而,如此惬意自在的生活少有人问津,只因不符合那时男人们的价值取向。那个时代留给男人的出路太过逼仄。不考功名,不入仕途,就几乎等于一事无成,甚至生存都难。然而千辛万苦进到高高的庙堂,满心期待君王的钦点,以使才华得以施展,却又无端卷入争斗的漩涡。不得重用的时日里,负气入青楼,一醉不愿醒。贬谪他乡的岁月中,锦瑟华年似飞红般点点飘零,落寞疲惫的心,就这样,一寸一寸地老去。

    此去何时见也,少游。也许只有回到你温柔忧伤的词句里,才能又看到花开满庭,才能再听到暗夜里,你灵魂的轻叹。

    自《满庭芳》在素笺上写成,雅号就在坊巷间传开了。可见人们对词开篇的山抹微云,天粘衰草一句是如何的推赞备至。别致的用词让文字美得像画境,令人读之再三,意兴盎然。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风起了,漫天飘飞的是她的浅笑;夜深了,幸福不知散落在了哪条街的转角。

    ——秦观《满庭芳》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8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