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狂风落尽深红色:只是互相碰巧读过一些发表的诗文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6-18 13:26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我是这海边一位渔民的儿子,这会儿趁着海上长着大潮,出来捡一些海味什么的。”接着他似乎明白过来了,急忙解释说:“哎,你误会了。请别见怪,我这样对你是有点过分了,不该将你搂住,可是,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救你呀!”

    措手不及不知所云之际,一种疲倦而欲逃避生活的情绪,不时从她原本阳光的言谈举止里流露成了主基调。熬过一番内心深处的较劲争斗,她不免暂时有些自我颓丧起来,貌似渐由某种极端行为纠结成了思想感情难解的疙瘩,虽然她开始以纯理性的态度思索和对待身边的人情缤纷世故氤氲。

    “好了,我再次谢谢你啦。”她突然话题一转,“你先忙你的去吧,让我还在这静静地待一会儿。”

    “这叫我怎么说呢?”他显出颇受委屈和极为为难的样子,“噢!是这样……

    少年坐在姑娘的身旁,感到有点腼腆似的面朝大海,娓娓招来:在他背着背篓正向这海边走来的时候,看见她一人独坐礁岩上,不知为什么一动也不动的,他心想,只怕她是遇到解不开的疙瘩就想跳海了,于是,他轻轻地走近了她。这时,忽见她直起了腰身欲向海面扑去,他这才不顾一切地纵身跃上礁石紧紧搂住了她。

    接着,她滔滔不绝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前段我读到一首诗,作者是一位令我心仪已久、从未谋面的诗友。一天,我突然收到他寄给我那首诗,我高兴的什么似地做了回复,可被‘查无此人’退回。原来我们都蒙在鼓里被人捉弄了,竟然是些与诗相干至少是读诗的人,出于嫉妒或变态的心理所作的小人之举,假冒他人投递的匿名信,怪不得我不时纳闷和自我反问——他一个堂堂正正骄傲矜持而又特尊重人的人怎会干那偷鸡的糗事?!这事过后,我更加不相信那些所谓文化人,比如那些读诗弄诗玩诗亵渎诗的人中到底有几个够得上真正的人!那些所谓的人哪,总以为发点什么东西就为出名,估计其家族都八辈子祖宗没出过名似的——满脑子渴望着名和利,还想拉山头结帮派,挖空心思——有的套着马甲戴着美化和变性的面具盯着人,玷污人,打击人,伤害人,无赖地总和人过不去,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讨好谄媚逢迎撮合一些‘烧窑卖瓦’的水军, 商君者:,就连一个压根儿算不得名利的虚位(那阵子,我们这里正酝酿评选县级文化名人)也明火执仗争风吃醋地预谋争抢,乌合之众般地导演出一出出恶作的闹剧,让几只使人厌恶的蚊蝇样的小丑趁乱蠢蠢欲动随心诽谤诬蔑和贬损他人。简直有些病态狂!卑鄙,无耻,邪恶,丑陋!丑态百出!而只有那位我从未谋面的诗友——不,连诗友也算不上,因为彼此也不曾有过任何联系,只是互相碰巧读过一些发表的诗文,各自顶多被潜意识地当做同好罢了——他才从不把发表什么当做图名图利(对那“文化名人”一事更是不闻不问)。早些年,我从一本公开出版发行的文学书籍里,有幸读到他那组创作于上世纪末页的作品,选载时被一位当代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从众多作者群中挑出,点名冠以诗人列入重点推介形诸于该书的序言里,如此情形后来常有发生。可这些有谁知晓?就是有人读到也未必把作品和作者联系起来。那时候,他发作品编辑让他署名,他坚持赶着笔名和网名用,曾被一可亲可敬的编辑讥笑调侃‘用真名怕增加知名度?’。别说真名,就是真相他也从不比某些小人争相往外露,真真应了那句老话‘真人不露相’。在我细心的看来,他的写作完全顺其自然而不特意所为,写作于他仅是一种生存方式,文以载道的地平线上文以抒怀罢了。总之,我特别喜欢那些真人,而那些真人多存在于朴素的民间,低调而从不显摆,从不轻易抛头露面更不竞相亮相于人前,惟愿默默无闻内心平安安顿自己于人民群众之中。人民才是历史和社会最自然的本源和主体,因而我对他们常怀敬意和真情……”

    她忽地一下坐了起来,一双眼眸恨恨地盯着他。在昏暗的暮色中,她看见了一对温柔和善的眼睛正眈眈地注视着她。只听他压抑不住地喝问道: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8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