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茶说合:他内心深处的荷尔蒙依然旺盛无比
  • 诗词发布时间:2019-09-29 19:50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显然,这首词是在告诉大家,贺铸虽然可以把悼亡词写得肝肠寸断,但并不妨碍他对美女的幻想和渴望。他内心深处的荷尔蒙依然旺盛无比,闷骚劲儿也十足泛滥,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心,命运楞是没有成全他,你说有什么办法?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而事实也再一次提醒我们,绝对不能只凭着文章就去想象一个人,因为文如其人的说法从来都是一种善意的臆想罢了。

    正如他的这首《半死桐》:

    虽然出身不能算差, 自由的生活:,但颜值问题却让贺铸十分头大。宋史上是这样描述他的:“身长八尺,面如铁色,眉目耸拔”,用今天的话说,这家伙身高超过两米,脸色铁青,眉骨高耸,头发稀疏,俨然就是一个怒目金刚,这样的长相也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了,所以人送外号“贺鬼头”,与唐代的花间派堂主“温钟馗”真有得一拼。

    也许这就是老天的公平吧,给你一个好出身,却不给你一副好皮囊,不能什么好事都让你一个人占完了。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

    谈起贺铸,可能熟知他的人并不是太多,但在那个星光璀璨的大宋词坛上,人家也是响当当的名咖,之一。

    按理说这么才华四溢而且细腻绵密的人,虽然是丑了点,但老婆去世了再找人续个小弦应该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但贺老兄还真的就没那么幸运,很闷骚但没运气,有邂逅却未如愿,有词为证——《青玉案》: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长得丑本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在贺铸这里却不是问题,因为他有才。而更有意思的是,这位长相奇丑、面色铁青而且为人豪爽精悍的侠士剑客一般的老兄,最有名的却是一些写得缠绵悱恻的词作,极尽柔情似水之能事,那叫一个婉约啊,就仿佛一个高大威猛、络腮满脸的大老爷们不高声大吼《飞得更高》、《怒放的生命》,而是轻柔地低喃着《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了,这画风够大家脑补一阵子了。

    说他是个奇葩吧,其实也不过分,因为贺铸本来就是一个十分特别的人。这哥们儿出生在武将世家,算起来也是贵族出身,据说是宋太祖贺皇后的族孙,但家道到了他这一代实际上也已经中落了。而通常来讲,大多武将世家的人身上多少总会带点侠义刚勇之气,贺铸当然也不例外。史书上这样记载他:“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死生同,一诺千金重……”也就是说,这哥们儿基本上就是一副忠肝义胆、豪气干云的江湖中人的模样。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词中,贺老兄还在念念不忘这位“凌波女神”,想得都愁死了,愁成啥样呢:“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其实每个人都品尝过思念的滋味,很多人形容那种想见又不得见的焦灼时会这样说“像被猫抓了一样”,这样显得既直观贴切又通俗易懂,十分接地气。但贺老兄人丑却不庸俗,他用的是“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说我的愁思啊, 东周列国志在线阅读:, 黄絮:,就像那满江烟雨笼罩的青草、那黄梅时节的满城飞絮,虽然虚无缥缈,却又把内心填得满满的……唯美、空灵、文艺、具象,相当高级。不过是一段无意而且还不成功的邂逅,却惹来了贺猛人一顿的思念和发愁,这闷骚劲儿也忒大了点了,但这也为他赢来了“贺梅子”的雅号,听着很文艺但很难对得上号。

    说的是有一位女子踩着“凌波”微步款款而来,却在路边拐了个弯儿飘然而去,目送女子离开的背影,他就开始乱想了:如此锦瑟年华的美人,哪个人能如此幸运可以与之共度良宵呢?只有春风才知道吧。想到这里,耳边正好响起了“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男人最大的失落,莫过于女神正向你走来, 情之殇:,却不是来找你。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这是他再次来到苏州之后,写给过早离世的妻子的悼亡词。“同来何事不同归”、“头白鸳鸯失伴飞”虽然没有东坡老师“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那样的极度感伤,但其哀叹之情却一点也不逊色,而“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其实与“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来得是同样的沉痛,同样的催人泪下,可谓是情真意切、哀怨缠绵,唯一的区别在于,贺词更显含蓄罢了,难怪有词评家将这首《半死桐》和东坡老师的《江城子》并称为两宋“悼亡词双璧”。

    其实,贺猛人完全具备了作为一个闷骚大叔的资格和能力,只是长得丑了一点而已。所以,千万不能相信人丑就要多读书之类的鬼话,有用但无关。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80963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