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诗词搜索: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
    •  as  test
    • 森林一族:发展成为中国式的真正的新诗?我希望有那么一天
    • 诗词发布时间:2020-01-13 14:01 | 诗词作者:诗词网 | 诗词来源: | 诗词浏览:1200 次
    •     毛泽东从来也没有强加于人;而毛泽东在个人通信中的自我谦辞,却被人意外地误解和放大了,问题是如此的简单却又如此的复杂。





           纵观毛泽东全部的50首诗词作品,从时间上来分,解放前的31年(1918—1949)创作了27首;解放后的15年(1950—1965)则创作了23首。比较而言,创作率明显是后期高于前期。从创作第一首七古《送纵宇一郎》的1918年,到他“正编”中最后发表《贺新郎·挥手从兹去》、七律《吊罗荣桓》、《贺新郎·读史》三首诗词的1978年,前后刚好是60年的历史跨度。



         1957年元月,刚刚创办的《诗刊》准备发表毛泽东的几首诗词。主编臧克家向毛泽东写信征求意见,毛泽东就给臧克家回信道:“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又说:“诗当然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就是这封本来非常正常的私人信件,却因为它的发表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但是,问题的关键却并不在此,而在于他仅仅说“不宜提倡”,并没有说“不准提倡”;仅仅说“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并没有说“不宜在所有人中提倡”;仅仅是诗人之间的一封私人通信,决不是他所倡导的文艺政策……所以,毛泽东又对梅白说:“但另一方面,旧体诗词渊远流长,不仅像我们这样的老年人喜欢,而且像你们这样的中年人也喜欢。我冒叫一声:旧体诗词要发展,要改造,一万年也打不倒。因为这种东西最能反映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特性和风尚,可以兴观群怨嘛!怨而不伤,温柔敦厚嘛!”(梅白《回忆毛泽东论诗》)
          这是诗人内心甘苦的自白。如此观之,倘若毛泽东当时大力倡导青年人去学写旧体诗词,对于一个开国领袖来说岂不有悖于轻重缓急的情理?而且,正是因为毛泽东自己的谦逊胸怀,他更不会不顾大局而倡导个人无比喜爱的诗词了。

          再让我们参考一下毛泽东自己的解释吧:1965年夏的一个夜晚,武汉市文联主席梅白曾在武昌向毛泽东请教:“主席为什么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呢?”当时,毛泽东躺在一个藤椅里,仰望着夜空上的点点繁星回答:“那是针对当时的青少年说的。旧体诗有许多讲究,音韵、格律很不易学,又容易束缚人们的思想,不如新诗那样自由。”“我不劝青年人学它,是因为青年人要学的东西,在格律之外还多得很。”

      题记:
         

      令人遗憾的是,毛泽东一生没有自己系统的诗歌理论。也许正因为如此, 赵仲明:,他写给臧克家等人的几封信,后来才会被人误解甚至歧解,以至招来不少人的疑虑和责难。尤其是对他在信中所表达的一些诗词理论,更使一些人把五四以来中华诗词的逐渐衰落,自觉不自觉地与毛泽东的名字在一起。 

      图片选自《人民日报》。

      先让我们注意一下毛泽东的另外两封私人信件:


          无须多言,我们从这两封信中读出了什么呢?谦逊!作为一代伟人,毛泽东能够如此虚怀若谷,坦诚相见,不正是毛泽东风格的自我谦辞吗?更何况,这句话的下边,还有一句“再则诗味不多, 韩非子的著作:,没有什么特色”的补语呢!同时,毛泽东还在信尾特别注明:“这些话仅供你们参考。”意义已经是如此明确,怎么偏偏还会被人误解呢?


    • 相关诗词内容
    • 2010-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8096358号